许安夏

经常诈尸,频率不定

【伞修】那些年

1.原著向,第十赛季叶修退役后,结局究竟是什么大家心证 
2.里面的相片来源于动画,摆在苏沐橙房间里(不记得是第几集了) 
全文灵感来自于歌曲《那些年》,当然肯定有刷了无数次B站《年轮》的原因 
——————— 
第十赛季结束了,叶修决定退役。任凭无数叶粉在后面哭天喊地,他在一个清晨早早起来,告别了老板娘告别了沐橙告别了所有人,孤身一人准备回到B市。 
他也不知道他哪来的自信孤身一人。 
所以叶修很光荣的在这个他生活了十余年的城市迷路了。 
起先的原因是他想买份早餐,但又觉得不着急。毕竟这片街区,虽说他生活了许多年,但仍有一些角落是他不知道的。他突发奇想决定逛逛,探查一下H市隐藏的美食。 
然后他就迷路了。 
沿途的风景都千篇一律的相似,他漫不经心地走着,却逐渐发现了不同。 
他来过这儿。 
熟悉的路口,熟悉的树木,熟悉的地方,熟悉的阳光。 
有什么不愿意想起的东西破土而出。 
他终于想起来了,这里是离从前的嘉世网吧极近的小区,他和苏家兄妹住了三年的地方。 
曾有无数次午夜梦回,他都在看见这条路时猛然惊醒。 
记忆中的是少年的眉目。三年太短,记得的画面却太多:他被少年“捡”回家时少年无奈的神情;少年说“人生的路可是很长的”骄傲的样子;他们即将签约嘉世时的欢笑…… 
那么多两个人的回忆,最后却只剩下了他一人。 
毕竟,苏沐秋,再也不会有了。 
 
他从不曾刻意留下什么凭证,证明他们曾经一起过。但苏沐橙是留过的。 
他们有过同框的相片,是在签约嘉世前几个月,他们稍微富裕一些的时候在照相馆照的,背景是一栋古典建筑,反正他不认识。 
“坐好!腰挺直!头再抬起来一点!”苏沐秋拉着他坐好,强迫他微笑着看着镜头。 
让一个打游戏的懒散人坐得端端正正着实不易,他只觉得浑身上下都不舒服。 
“叶修,哥哥,来,笑一笑。”坐在他们前面的苏沐橙催促道。 
好好好,他笑还不行吗?叶修尽量让自己笑得自然一点,然而他整张脸都僵硬了,估计拍出来效果比哭还难看。 
摄影师举着相机:“三,二,一——” 
闪光灯突然亮起,相片瞬间定格。 
苏沐秋和苏沐橙像约好了一样跑去看成品,而他打了个哈欠,站起来走向外面。 
然后被苏沐秋拉住一起看。 
相片没有他想象的那么糟。小姑娘坐在两个哥哥前面,笑得很开心;苏沐秋也笑着看向镜头;而他由于被苏沐秋命令抬头挺胸的缘故,照片上的人竟然有了几分精神。 
这张照片一直摆在他们的家里,被苏沐橙称为“全家福”。只可惜这张照片并没有放多久,在他进入嘉世之后就被苏沐橙收起来了。 
那时的他自然也不想再看见。 
 
叶修认为自己其实并不值得被学习。回顾他的前半生,就是一部活生生的“网瘾少年离家出走十年不归”的教科书,如果广大青少年真要向他学,估计他们的家长要被气死。 
但他并不后悔,他觉得自己过的还不错。 
至少他还遇到了苏沐秋。 
他们之间没有表白,这或许就是两个未成年想要谈恋爱的痛苦。 
他也无法揣测苏沐秋的心理活动,只是知道那个盛夏的下午,苏沐秋出门前,他问苏沐秋去干什么。 
“去拿东西啊。”苏沐秋笑眯眯地说。 
他非常惊讶:“今天改善伙食?” 
“嗯……可以这么说。” 
“你买了什么?”他尽管不介意吃泡面,但对于改善伙食还是挺在意的。 
“回来你就知道了。不要说出去,晚上再告诉沐橙。” 
显得神神秘秘的。 
当晚苏沐秋并没有兑现诺言,接到医院的电话的时候叶修脑中一片空白。去医院,签字,通知苏沐橙……等到真的站在了手术室外面,他才回过神来。 
他到现在,好像连水都没来得及喝一口? 
说好的改善伙食,结果让他连伙食都没有了。 
“手术中”的灯灭了,戴口罩的医生走出来。 
“医生,他怎么样了?” 
医生摇了摇头,声音很低:“很遗憾,病人由于伤势过重,已经……请节哀。” 
苏沐橙哭的很凄惨,这一切对于一个一直被哥哥捧在手心上的小姑娘来说毕竟太过残忍。叶修想不出话来安慰她,语言在这种时候总是显得太过苍白。最终他只是等到苏沐橙哭累了,递给她一张纸巾。 
叶修抬头,白炽灯的灯光有些刺目。 
医院走廊上来来往往的人或悲伤或漠然,来去匆匆不知去向何方。每天都有无数生离死别在这里上演,只是他在此之前从未想过,自己也会经历。 
 
之后的时间就像按了快进一样,又或是因为主人不愿意再记起,变得模糊。叶修带着苏沐橙搬进了嘉世,小小的姑娘一瞬间长大了,用平静的语气跟他说,她想辍学。 
叶修用他最认真的态度对她说:“沐橙,你哥哥最大的愿望就是希望你过得好。”要是真让你辍学了,沐秋会骂死他的。 
“可是……”苏沐橙的眼眶瞬间红了,看样子就快要哭出来。 
叶修叹了一声,像以前安慰叶秋一样摸摸她的头:“不用担心,沐秋不在了,还有我啊。沐橙,相信我一次,好吗?” 
苏沐橙咬着嘴唇,最后点头。 
她知道叶修的压力有多大。 
火化,埋葬,签约,熟悉队员……仅仅是买墓地便几乎用尽了他们小小的家几乎全部的积蓄,高中又不是义务教育,她不知道这笔钱要从哪里来。 
活着,有时真的很艰难。 
苏沐橙曾不止一次看见叶修发呆。有时候是看着相片,有时候是看着签约的合同,有时候仅仅是看着房间里的另一台电脑。 
每一次操作键盘的时候,他都觉得,苏沐秋还活着,就在他身边,用另一台电脑和他并肩。 
整间屋子都是苏沐秋的痕迹,极容易让他产生一些不该有的幻想。 
然而搬到嘉世就好了吗?苏沐橙不知道,叶修也不知道。 
忙碌不能减淡悲伤,但能掩盖悲伤。起码当他再想到苏沐秋的时候,尽管会沉默,但不再有像以前一样的死寂。只是在举起冠军奖杯的时候,看着刺目的闪光灯,发现身边再也没有那个人,心里有些莫名的伤感而已。 
 
第四赛季的时候沐橙成年了,这次她拒绝了叶修的建议,坚持要进入联盟。 
拿着苏沐秋永远不可能再用的沐雨橙风出道。 
苏沐橙用沐雨橙风打的第一场比赛还不错,叶修知道苏沐橙已经倾尽全力。 
那天晚上叶修回到宿舍,鬼使神差的翻出了那张“君莫笑”。手指摩挲着账号卡上的“荣耀”二字,想着苏沐秋再也无法触及的荣耀。 
“沐橙今天的比赛打的很好,只是她哪怕拼尽全力,终究没有你的天赋。不过你放心,沐橙会慢慢成长的,长成一个能承担起没有你我的未来的姑娘。”叶修看着账号卡,像是自言自语。 
他总觉得苏沐秋听得到。 
君莫笑是他们的心血,即使不用了,被压在一叠账号卡下面,总还是一直惦记的。所以第七赛季冬休期他离开嘉世的时候,顺手把君莫笑也给带上了。 
再次看到千机伞的时候,他才惊觉时间原来已经过了这么久。这把伞寄托了太多,每一次升级都让人紧张。但苏沐秋是何等人物?即使心里紧张的要死,点鼠标的手也一样不会抖一下。即使荣耀等级上限更新,也能在低落之后对他说“只不过是从头再来罢了”。 
对啊,只不过是从头再来罢了。 
他带着千机伞重返了赛场,重新拿起了冠军奖杯。 
“看见没,这是哥的第四个冠军。” 
“奖杯是战队的,不能拿给你,但冠军戒指还是能给你的。” 
“沐橙过的很好,下个赛季就是兴欣的队长了。哥不是说过吗,沐橙能肩负起没有我们的未来。” 
“三十七场连胜,我一开始就有留下一场,算是给你一个超越的机会。” 
 
苏沐橙前几年喜欢听歌,偶尔也会给他推荐几首,而叶修也很给面子的听了。不过两人都心知肚明:像叶修这种主业荣耀业余生活还是荣耀的宅男,让他听情歌实在太为难他了。 
但显然,听过和没听过毕竟是不同的。叶修离开的时候,迎面撞上了一个人。 
“啊,真是不好意思。” 
应该是早起晨跑的人吧,要不然手机里怎么会放着歌呢。 
“那天晚上满天星星,平行时空下的约定。” 
“再一次相遇,我会紧紧抱着你。” 
“紧紧抱着你。”

【贴吧体】论谈恋爱对上网时长的影响

第一次写贴吧体,毫无经验

灵感来源于我们话痨的信息老师,想念初一的信息老师qwq

内容大量参考了我们学校

最后,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会在清明节写喻黄


————————————


故事的开端是喻文州发现了一个贴子。

尽管下周就是期中考了,但作为语文老师的他还是有权利享受周末的。

他有一个贴吧号,但其实很少用。这次闲来无事关注了一下学校贴吧,没想到被他在首页发现了什么奇怪的东西。

他决定点开看看。

 

【聊天】就我一个人觉得我们信息老师很帅吗?

1L 楼主 七月

七年级新生,班级不报。信息老师是周老师,迷妹粉不谢。

【图片】

啊啊啊啊啊他怎么能辣么帅!!!

2L  秋秋秋秋安

又疯一个

——来自九年级学姐的怜悯

3L 红衣乱世

前排

看见标题和镇楼就知道了结果,然而……

这是学校春游的时候拍的吧?已保存,已收藏。

另外在学校贴吧里发这个,不会被删吗?

4L 我为君子

闺蜜是吧务,刚刚聊了一下,楼主妹子别担心,据说老师一般不来逛,没有特殊事情一般都不删。

啊啊啊啊楷楷怎么这么帅!!!

5L 楼主 七月

没想到这么快就有人回复了……

咳咳,我是一个正经姑娘,所以我很好奇——

为什么你们都叫周老师叫楷楷(虽然我也这么叫)?大家都是怎么……喜欢他的?

下面还是春游照片,楷楷唱歌。视频我留着的,不给看【哼】。

【图片】

6L 我为君子

妹子,拔刀吧!

我能说我其实在刚开学军训的时候就觉得他好帅吗?【羞涩】

在食堂遇见的,和黄少一起下楼梯。

他们应该是在聊天吧,反正我就听见黄少在balabalabalabala,楷楷全程保持微笑。聊的内容我忘了,毕竟那时候我的内心是满屏的弹幕——

天哪这个人怎么这么好看!

然后瞬间就开始打听这个老师。没那个胆子问班主任,全校又只有七年级提前入校军训……

体会一下我绝望的心情。

尤其是八年级之后,春游和秋游再也没有楷楷了……

7L 一顾言欢

同是天涯沦落粉

八年级,羡慕楼主妹子,想当年我们也是周老师教信息,结果七下机器人比赛的时候我兴冲冲地问楷楷,是不是他八年级还教我们,结果楷楷沉默了好一会儿才说“不教”,我当时好难过啊QAQ,但是我觉得楷楷也很难过呢,所以就拉着其他几个男孩纸扯开话题。

结果他们就在大庭广众之下开始聊“荣耀”了,不打游戏的我表示呵呵【冷漠】

8L 淮北为枳

心疼一秒楼上,也心疼的抱抱自己。

自从上了八年级之后,我在信息课上再也没有时间看漫画了。

黄少你为什么不像楷楷一样录屏幕视频?一个人讲一节课很累的欸!

而且你居然断网。

9L 秋秋秋秋安

心疼楼上的淮北,九年级是叶神教。

每次上电脑课都开心地听着班上的男生和叶神斗嘴,就像说相声一样,一边笑一边上课。

不过,不是每个老师带一届吗?我们七八年级都是叶神教的。

10L 一顾言欢

我也是这么以为的,所以知道这个消息之后才这么失望。

我的楷楷,我的盛世美颜……

11L 我为君子

想当年楷楷的课我期末信息考试拿满分,每节课都有二十分钟是在看漫画,然后到了八年级……

我连做课上作业的时间都没了。

每次都是在下课时间流连在没有网的信息教室不愿离去。我爱学习,学习爱我。

 

喻文州的目光停在了这个“我为君子”的id上。

居然这么说少天?!

他动摇了分享这个贴子给少天看的念头。

 

12L 白榆成舟

大家……都不准备期中考试的吗?

13L 我为君子

【微笑】死猪不怕开水烫,越到考试我越浪

14L 一顾言欢

12楼好学生,但是实际上,我们期末考试前基本不复习,都是直接写作业当复习的【笑哭】

15L 楼主 七月

天哪,我就是去写了篇作文怎么刷了这么多楼啊!

另外@白榆成舟 期中考这种东西,真真是天怒人怨。反正班主任会压着我们复习的。额……好吧,我想以我们的班主任多变的性格,应该不会。

@我为君子 我凭着多次在办公室偶遇黄少的经历,觉得他和喻总的关系,有些奇怪

16L 我为君子

小学妹果然冰雪聪明【滑稽】喻总和黄少的关系,可真是……且容我慢慢道来

 

喻文州有些懵。

这些学生为什么一个个都像知道了什么似的。

另外这个楼主“七月”既然能在办公室看见少天,十有八九是他教的两个班其中的学生。毕竟在期中考试之前,也只有他会让学生写作文了。

凭着他的直觉,这个“七月”,应该是他教的班里的学生。毕竟,喻文州不仅仅是一个年纪轻轻的语文老师,还是一名年纪轻轻的班主任。

水瓶座的性格可不就是“多变”?

对着电脑屏幕敲着键盘的黄少天终于完成了任务“冯校的嘱托”,正准备打开荣耀打几局竞技场,结果看见喻文州躺在床上刷手机,目光透露出他不安的内心。

他悄悄地走过去,得到警觉的喻文州一句“少天”加上一个微笑。

和一个被悄无声息锁屏了的手机。

黄少天:……

喻文州:有些东西,少天还是不要知道比较好。

然而我们的黄少身为机会主义者外加好奇心作祟,怎么可能会允许这种事情发生?

两分钟之后,喻文州违背了自己一开始的想法。

 

17L 软萌的团子

期待16L,祈祷不会有老师知道这个帖子。

18L 楼主 七月

一边写作业一边刷手机,君子学姐能不能快点发

19L 秋秋秋秋安

喻总和黄少的关系真的特别好!!!叶神上课说过的!!!

据叶神说他们是大学校友,还一起出去旅游过!

虽然叶神的重点是没带他去没买礼物给他

20L 我为君子

社会老师是郑轩——我怕说轩哥你们给认成一班的李轩——是喻总黄少的大学室友,他曾经爆过许多料,具体过程不一一细说

喻黄二人啊,也就是吃饭从来是互相等对方,一起打游戏通宵结果第二天考试差点迟到,打赌输了用了一周的情侣头像,而已。

另外我当初遇到他和楷楷一起聊天,后来被证明应该是喻总有事,黄少帮他打包了食堂的饭菜

我觉得,他们似乎,好像,可能,有……

21L 一顾言欢

有jq,替君子补充完整

打出这句话的时候,我的内心毫无波澜,甚至有些想笑

Because是一场八年级的机器人比赛,还是我,不过楷楷换成了黄少

在大巴车上我坐黄少旁边(隔了一条过道的那种),那时候快到饭点了,我就眼睁睁地看着一直balabala的黄少突然住嘴了,十指翩飞的回消息

我们就起哄说黄少是不是给女朋友发消息,黄少说不是,是给喻总发

没有人知道黄少回喻总消息时的表情是多么的丰富,就像蒙娜丽莎一样,夹杂着喜悦,激动,甜蜜,欢愉等一系列快乐的情绪

22L 我为君子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蒙娜丽莎·黄

 

黄少天的内心波涛汹涌暗潮涌动十分的不平静。

天哪,这群学生怎么一个个都是侦探啊!

他比较害怕再过几个小时他和喻文州就被扒出他们正在同居的事实了。

瑟瑟发抖。

 

故事的结局是这样的。

期中考试考完后的第一节信息课,id我为君子同学愕然的发现黄少居然录好了视频!

视频内字幕清晰且简洁细致,却又不同于周泽楷的极简,令人怀疑是不是黄少抵抗不住他们这群学生的恳求,终于选择去下了一个教学视频。

这名同学内心狂刷弹幕地看着视频,在最后的二十分钟幸福的刷着自己追的漫画。

表白黄少!

喻文州:没什么,我就是帮男朋友写了一下字幕而已

另一边,七年级的喻文州老师发挥了他侦探的天赋,成功的揪出了id七月的小姑娘,微笑着旁敲侧击了一下,周五果然发现这个跑题的帖子被楼主删除了。

真是美好的happy ending呢。

 


【喻文州生贺】回首

喻文州走进房间的时候,女记者已经到了。

是电竞之家的记者要做一次关于他的专访,问题和时间都是有事先决定好的的,想来也不会有什么大问题。尽管如此,喻文州还是保持着一贯的礼貌。

“抱歉,我好像迟到了。”

“是我们来的太早了。”女记者礼貌的笑笑,很快切入了正题,“如果没什么问题,那么就先开始采访吧。”

喻文州没什么异议:“好。”

 

Q:首先恭喜蓝雨获得第十四赛季的冠军。发布会上喻队说您和黄少天选手都要告别这个赛场了。今年是喻队职业生涯的第十个赛季,为什么选在今年退役?

 

为什么在今年退役?这个问题似乎不能只用“到了退役的年龄状态下降”这种话来回答。

用叶修的话来说,“你的手速都没什么下降的空间”,况且今年的蓝雨是他和少天两个人退役,核心一下子少了两个。尽管他们都相信小卢能撑的起今后的蓝雨,但不得不说,现在的蓝雨在他们退役后,还稍显稚嫩。

这样的蓝雨,着实不怎么让粉丝放心,也难怪记者会问这个问题。

 

“当然是因为我和少天都到了应该退役的年纪,赛场毕竟是属于年轻人的。”喻文州微笑着面对女记者的提问,“蓝雨的粉丝也不必太过担心。蓝雨第二、三赛季魏队和方队接连退役,第四赛季我和少天一出道就担任了核心的位置,成绩也没有其他人说的那样惨淡。现在尽管我和少天退役了,但小卢还在,下个赛季蓝雨还会有新的选手出道,所以也不必太过悲观,蓝雨还有很多个像今年一样的夏天。”

“请问喻队,卢瀚文选手会接手账号卡‘夜雨声烦’吗?我们是否还能在下个赛季见到‘索克萨尔’?”女记者追问。

喻文州笑得云淡风轻:“关于这一点,接下来蓝雨还会在召开发布会的。”显然是不愿意透露。

女记者在笔记本上快速地记了几个重点,继续进行着专访。

 

Q:黄少天选手在以前的访谈中曾经说过,您在高中时期的成绩非常好。那么作为一名优等生,还有着手速方面的劣势,您为什么还会选择加入蓝雨,成为一名电竞选手呢?

 

……这个女记者还真是犀利,不怕他的回答说出去带坏高中生?

喻文州心底默默吐槽,同时也认真回想起自己当时想法。

上了高中之后才发现初中的难度算得上是小儿科。高中的课业难度是初中的几倍,尽管他早有准备还是吃了一惊。作业更是多的没法形容,睡满七个小时就不错了,每逢期末熬夜更是正常的事,双休日也只是换了个地方做作业而已。

但是他的成绩还是很好,大概算是重点高中前一百的水平吧。

真正让他改变主意的,可能还要追溯到高一的暑假。

那段时间是他们家里氛围最差的时候,他几乎不愿意回去,宁愿整天泡在网吧也不愿意回到那个不管对于谁来说都死气沉沉的家。

之后的事情尽管不可思议但又顺理成章,从小到大作为好学生的他经历了逃学泡网吧等一系列的事情,等到他跟父母坦白的时候已经在蓝雨的训练营报好名了,在他们单方面争吵了两天之后,他拿着400名后的成绩单才勉强说服母亲同意,父亲在挣扎之后也默认了。

看来他们的确是爱他的,他那时候还打算离家出走来着的,考虑到这可能会让父母报警从而影响他进入训练营,才选择了说服。

一贯的冷静,只是高估了他们对自己的让步速度。

 

“当时主要是因为自己喜欢。”喻文州开始讲着他想好的那套说辞,“那时候算得上是年轻气盛,讲了好久才让父母同意进训练营,毕竟是亲生的。当电竞选手其实不比读书轻松,所以如果有人想当电竞选手的话,最好要好好考虑,一定要和家人商量,像我这样的我毕竟是少数,大多数的人还是要好好学习,争取考上一个好大学。”最后一句话喻文州说得很认真。

女记者点点头,开始询问下一个问题。

 

Q:第四赛季的时候很多粉丝都认为应该是黄少天选手担任队长一职,在您遇到新秀墙,外界对您存在质疑的时候,您是否会后悔自己当初退学的决定呢?

 

“难过可能有一点,犹豫也可能有过,但还谈不上后悔,”喻文州回忆着自己目前的人生中最坎坷的那段经历,“那时候其实都没心思看那些外界的言论,知道了状态反而更差。队里的前辈一直支持着我们,每个人都很努力,想提高自己的水平。那几个月少天每天都在训练室待到深夜,郑轩也陪着他一起训练,后来新秀墙渐渐过了之后蓝雨的成绩也好了许多,忙着训练就没时间想这些了。”现在想想那可能是郑轩最有斗志的时间之一。

“听说喻队和黄少天选手在训练营时期关系不好,是真的吗?”女记者问出了一个外界一直很想知道,但总是被喻文州躲过的话题。

喻文州肯定了她的问题:“是真的。不过之后熟悉了关系就融洽了。”

的确挺融洽的,要知道他在训练营最后一次淘汰之后就和黄少天分到了一间宿舍,要是关系不好早就打起来了。

嗯,被吵的。

“那么喻队是怎么和那时候的黄少天选手相处的?我是指,言语方面。”

喻文州一愣,明白记者意思之后很快又笑了。

女记者这次问出了荣耀圈十大未解之谜之一“喻文州为什么不嫌黄少天烦?”并称的据说有“江波涛是怎么读懂周泽楷的?”“王杰希的大小眼和他异于常人的脑回路有关系吗?”等一系列问题。

“其实,这个是可以练出来的,习惯了就好。”喻文州努力憋笑,给了一个还算正经的答案。而且,其实少天的话认真听下来,也不会觉得特别烦。一般觉得少天烦的人基本上就是听他一口气说了那么多还滔滔不绝的样子吓怕了,就像“太长懒看”一样。

当然后面这些话是不能说出来的。

 

Q:在您十年的职业生涯中,率领蓝雨战队夺得了两个总冠军,三次率领国家队两次夺冠。在手握奖杯的时候,您都在想什么呢?

 

夺冠啊,这个问题还是挺难回答的。

“会很开心啊,”喻文州轻笑一声,“夺冠是每一个在这个职业赛场上拼搏的选手的梦想。拿到奖杯是对于我们的一种肯定,一年来的付出都有了回答。当然,如果没有获得理想的成绩,也会继续努力,毕竟过不了多久又是一个新的赛季。”

“队伍里会举行庆功宴吗?”女记者好奇地问道。

喻文州无奈地点点头:“会的。第六赛季的时候是KTV,十四赛季是真心话大冒险;第一次国家队夺冠是国王游戏,第二次是去度假村旅行。”每次都折腾的鸡飞狗跳,或许这就叫……夺冠的任性?

女记者显然对这些很感兴趣:“发生了什么有趣的故事吗?”

“故事没有,事故倒挺多。”喻文州想,反正自己都退役了,正好掀一下那帮人的底,于是笑得一脸高深莫测地细数着黑历史:“比如说每次真心话大冒险都是张佳乐输,比如说孙翔其实是个麦霸,比如叶修有着一杯倒的酒量啊,比如王杰希喝醉了之后打电话给高英杰让他要担负起微草的未来,等等。”

喻队心脏的一面终于露出来了吗?女记者默默吐槽,同时也把这些黑历史全部记了下来,又想着,去年王杰希退役的时候是不是也这样黑喻文州的?

 

Q:喻队关于未来有什么打算吗?

 

喻文州笑着摇摇头:“目前还没有什么计划。”

“真的没有吗?”女记者显然不相信。

“嗯……”喻文州歪着头故作认真地想着。

 

机票已经订好了,采访完了之后就飞B市,正好坑王杰希一顿饭。

过几天趁着刚退役有时间,去参观一下B市的景点。以前要比赛没有那么多的空闲,现在有很多时间,可以好好玩,顺便拉着王杰希当导游。

至于之后的事……他还真的没想好,可能是在家里先打几个月的荣耀,然后在找点事做做,避免闲的发霉。

但这个答案不能告诉记者。喻文州有些苦恼。

 

“应该是回去上大学的,毕竟这是曾经的一个梦。”喻文州最终还是给了一个比较中庸的回答,“还可能会去各地旅游吧,世界这么大,多走走也没什么不好。”

采访快结束了,时间也还充裕。女记者开玩笑道:“喻队找好旅伴了吗?”

“这个保密,不能说。”喻文州故作严肃地摇摇头。

女记者笑着说:“看上去是有了,喻队的粉可要伤心一阵子了。”

喻文州将食指压在嘴唇上,比了一个“噤声”的动作。女记者知道不能在追问下去了,笑着扯开了话题。

 

Q:最后,对于一起比赛的队友和对手,您有什么想说的吗?

 

想说的?这个话题比较适合少天来讲,不过让他说到话……

“想说的还有很多啊:比如说感谢蓝雨,让我遇到了这么好的队友;感谢这个赛场,那些人在场上是对手,场下是却是值得信赖的朋友;感谢荣耀女神,让我遇见了这么多美好。”喻文州听着自己一字一句地说出这些话,半是告别半是祝福。

“这个赛场寄托了太多东西,美好的悲伤的骄傲的卑微的,每年都有人加入,每年也都有人告别。或许在很久很久之后,我们只会在街道上擦肩而过。”

“我们生而平凡,感谢你还记得。”

赛场的刀光剑影,都化作微光散去。那些一同背负的胜负,就交给后来的人吧。曾经的并肩终将化为美好的回忆。

退役的人还有很美好的未来,那些旧故事就随风散去吧。或许以后碰面,会看到他安静地走在街道上,下一个十字路口,说不定就会产生一段对话呢。

生来有幸能遇见你们。

 

 

采访结束了,记者还在整理手稿,喻文州礼貌地向记者告别之后便离开了房间,不出意外地在走廊上看见了戴着鸭舌帽的黄少天。

“队长队长你终于出来了,那个记者没为难你吧?”黄少天把一个袋子递给他,“走了队长,我们赶紧去机场,先把口罩戴好,我刚刚上来的时候还看见了几个穿蓝雨队服的粉丝……”

“走吧,这几天好好的玩一会儿。”喻文州戴好口罩,走下楼梯。

“嗯好的——欸欸欸,队长你等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