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安夏

经常诈尸,频率不定

【喻文州生贺】回首

喻文州走进房间的时候,女记者已经到了。

是电竞之家的记者要做一次关于他的专访,问题和时间都是有事先决定好的的,想来也不会有什么大问题。尽管如此,喻文州还是保持着一贯的礼貌。

“抱歉,我好像迟到了。”

“是我们来的太早了。”女记者礼貌的笑笑,很快切入了正题,“如果没什么问题,那么就先开始采访吧。”

喻文州没什么异议:“好。”

 

Q:首先恭喜蓝雨获得第十四赛季的冠军。发布会上喻队说您和黄少天选手都要告别这个赛场了。今年是喻队职业生涯的第十个赛季,为什么选在今年退役?

 

为什么在今年退役?这个问题似乎不能只用“到了退役的年龄状态下降”这种话来回答。

用叶修的话来说,“你的手速都没什么下降的空间”,况且今年的蓝雨是他和少天两个人退役,核心一下子少了两个。尽管他们都相信小卢能撑的起今后的蓝雨,但不得不说,现在的蓝雨在他们退役后,还稍显稚嫩。

这样的蓝雨,着实不怎么让粉丝放心,也难怪记者会问这个问题。

 

“当然是因为我和少天都到了应该退役的年纪,赛场毕竟是属于年轻人的。”喻文州微笑着面对女记者的提问,“蓝雨的粉丝也不必太过担心。蓝雨第二、三赛季魏队和方队接连退役,第四赛季我和少天一出道就担任了核心的位置,成绩也没有其他人说的那样惨淡。现在尽管我和少天退役了,但小卢还在,下个赛季蓝雨还会有新的选手出道,所以也不必太过悲观,蓝雨还有很多个像今年一样的夏天。”

“请问喻队,卢瀚文选手会接手账号卡‘夜雨声烦’吗?我们是否还能在下个赛季见到‘索克萨尔’?”女记者追问。

喻文州笑得云淡风轻:“关于这一点,接下来蓝雨还会在召开发布会的。”显然是不愿意透露。

女记者在笔记本上快速地记了几个重点,继续进行着专访。

 

Q:黄少天选手在以前的访谈中曾经说过,您在高中时期的成绩非常好。那么作为一名优等生,还有着手速方面的劣势,您为什么还会选择加入蓝雨,成为一名电竞选手呢?

 

……这个女记者还真是犀利,不怕他的回答说出去带坏高中生?

喻文州心底默默吐槽,同时也认真回想起自己当时想法。

上了高中之后才发现初中的难度算得上是小儿科。高中的课业难度是初中的几倍,尽管他早有准备还是吃了一惊。作业更是多的没法形容,睡满七个小时就不错了,每逢期末熬夜更是正常的事,双休日也只是换了个地方做作业而已。

但是他的成绩还是很好,大概算是重点高中前一百的水平吧。

真正让他改变主意的,可能还要追溯到高一的暑假。

那段时间是他们家里氛围最差的时候,他几乎不愿意回去,宁愿整天泡在网吧也不愿意回到那个不管对于谁来说都死气沉沉的家。

之后的事情尽管不可思议但又顺理成章,从小到大作为好学生的他经历了逃学泡网吧等一系列的事情,等到他跟父母坦白的时候已经在蓝雨的训练营报好名了,在他们单方面争吵了两天之后,他拿着400名后的成绩单才勉强说服母亲同意,父亲在挣扎之后也默认了。

看来他们的确是爱他的,他那时候还打算离家出走来着的,考虑到这可能会让父母报警从而影响他进入训练营,才选择了说服。

一贯的冷静,只是高估了他们对自己的让步速度。

 

“当时主要是因为自己喜欢。”喻文州开始讲着他想好的那套说辞,“那时候算得上是年轻气盛,讲了好久才让父母同意进训练营,毕竟是亲生的。当电竞选手其实不比读书轻松,所以如果有人想当电竞选手的话,最好要好好考虑,一定要和家人商量,像我这样的我毕竟是少数,大多数的人还是要好好学习,争取考上一个好大学。”最后一句话喻文州说得很认真。

女记者点点头,开始询问下一个问题。

 

Q:第四赛季的时候很多粉丝都认为应该是黄少天选手担任队长一职,在您遇到新秀墙,外界对您存在质疑的时候,您是否会后悔自己当初退学的决定呢?

 

“难过可能有一点,犹豫也可能有过,但还谈不上后悔,”喻文州回忆着自己目前的人生中最坎坷的那段经历,“那时候其实都没心思看那些外界的言论,知道了状态反而更差。队里的前辈一直支持着我们,每个人都很努力,想提高自己的水平。那几个月少天每天都在训练室待到深夜,郑轩也陪着他一起训练,后来新秀墙渐渐过了之后蓝雨的成绩也好了许多,忙着训练就没时间想这些了。”现在想想那可能是郑轩最有斗志的时间之一。

“听说喻队和黄少天选手在训练营时期关系不好,是真的吗?”女记者问出了一个外界一直很想知道,但总是被喻文州躲过的话题。

喻文州肯定了她的问题:“是真的。不过之后熟悉了关系就融洽了。”

的确挺融洽的,要知道他在训练营最后一次淘汰之后就和黄少天分到了一间宿舍,要是关系不好早就打起来了。

嗯,被吵的。

“那么喻队是怎么和那时候的黄少天选手相处的?我是指,言语方面。”

喻文州一愣,明白记者意思之后很快又笑了。

女记者这次问出了荣耀圈十大未解之谜之一“喻文州为什么不嫌黄少天烦?”并称的据说有“江波涛是怎么读懂周泽楷的?”“王杰希的大小眼和他异于常人的脑回路有关系吗?”等一系列问题。

“其实,这个是可以练出来的,习惯了就好。”喻文州努力憋笑,给了一个还算正经的答案。而且,其实少天的话认真听下来,也不会觉得特别烦。一般觉得少天烦的人基本上就是听他一口气说了那么多还滔滔不绝的样子吓怕了,就像“太长懒看”一样。

当然后面这些话是不能说出来的。

 

Q:在您十年的职业生涯中,率领蓝雨战队夺得了两个总冠军,三次率领国家队两次夺冠。在手握奖杯的时候,您都在想什么呢?

 

夺冠啊,这个问题还是挺难回答的。

“会很开心啊,”喻文州轻笑一声,“夺冠是每一个在这个职业赛场上拼搏的选手的梦想。拿到奖杯是对于我们的一种肯定,一年来的付出都有了回答。当然,如果没有获得理想的成绩,也会继续努力,毕竟过不了多久又是一个新的赛季。”

“队伍里会举行庆功宴吗?”女记者好奇地问道。

喻文州无奈地点点头:“会的。第六赛季的时候是KTV,十四赛季是真心话大冒险;第一次国家队夺冠是国王游戏,第二次是去度假村旅行。”每次都折腾的鸡飞狗跳,或许这就叫……夺冠的任性?

女记者显然对这些很感兴趣:“发生了什么有趣的故事吗?”

“故事没有,事故倒挺多。”喻文州想,反正自己都退役了,正好掀一下那帮人的底,于是笑得一脸高深莫测地细数着黑历史:“比如说每次真心话大冒险都是张佳乐输,比如说孙翔其实是个麦霸,比如叶修有着一杯倒的酒量啊,比如王杰希喝醉了之后打电话给高英杰让他要担负起微草的未来,等等。”

喻队心脏的一面终于露出来了吗?女记者默默吐槽,同时也把这些黑历史全部记了下来,又想着,去年王杰希退役的时候是不是也这样黑喻文州的?

 

Q:喻队关于未来有什么打算吗?

 

喻文州笑着摇摇头:“目前还没有什么计划。”

“真的没有吗?”女记者显然不相信。

“嗯……”喻文州歪着头故作认真地想着。

 

机票已经订好了,采访完了之后就飞B市,正好坑王杰希一顿饭。

过几天趁着刚退役有时间,去参观一下B市的景点。以前要比赛没有那么多的空闲,现在有很多时间,可以好好玩,顺便拉着王杰希当导游。

至于之后的事……他还真的没想好,可能是在家里先打几个月的荣耀,然后在找点事做做,避免闲的发霉。

但这个答案不能告诉记者。喻文州有些苦恼。

 

“应该是回去上大学的,毕竟这是曾经的一个梦。”喻文州最终还是给了一个比较中庸的回答,“还可能会去各地旅游吧,世界这么大,多走走也没什么不好。”

采访快结束了,时间也还充裕。女记者开玩笑道:“喻队找好旅伴了吗?”

“这个保密,不能说。”喻文州故作严肃地摇摇头。

女记者笑着说:“看上去是有了,喻队的粉可要伤心一阵子了。”

喻文州将食指压在嘴唇上,比了一个“噤声”的动作。女记者知道不能在追问下去了,笑着扯开了话题。

 

Q:最后,对于一起比赛的队友和对手,您有什么想说的吗?

 

想说的?这个话题比较适合少天来讲,不过让他说到话……

“想说的还有很多啊:比如说感谢蓝雨,让我遇到了这么好的队友;感谢这个赛场,那些人在场上是对手,场下是却是值得信赖的朋友;感谢荣耀女神,让我遇见了这么多美好。”喻文州听着自己一字一句地说出这些话,半是告别半是祝福。

“这个赛场寄托了太多东西,美好的悲伤的骄傲的卑微的,每年都有人加入,每年也都有人告别。或许在很久很久之后,我们只会在街道上擦肩而过。”

“我们生而平凡,感谢你还记得。”

赛场的刀光剑影,都化作微光散去。那些一同背负的胜负,就交给后来的人吧。曾经的并肩终将化为美好的回忆。

退役的人还有很美好的未来,那些旧故事就随风散去吧。或许以后碰面,会看到他安静地走在街道上,下一个十字路口,说不定就会产生一段对话呢。

生来有幸能遇见你们。

 

 

采访结束了,记者还在整理手稿,喻文州礼貌地向记者告别之后便离开了房间,不出意外地在走廊上看见了戴着鸭舌帽的黄少天。

“队长队长你终于出来了,那个记者没为难你吧?”黄少天把一个袋子递给他,“走了队长,我们赶紧去机场,先把口罩戴好,我刚刚上来的时候还看见了几个穿蓝雨队服的粉丝……”

“走吧,这几天好好的玩一会儿。”喻文州戴好口罩,走下楼梯。

“嗯好的——欸欸欸,队长你等等我……”


评论(1)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