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安夏

经常诈尸,频率不定

【苏沐秋生贺】偶遇

这是手头正在写的《空欢》的番外,由于发现《空欢》不可能在沐秋生日的时候写完发出来了,所以只能先写这篇番外了……

背景是“我”(名字叫许欣然,是苏沐橙的初中同学,现在正在读研)在知道国家队夺冠之后的一次外出。

 

 

出门之后才意识到,已经暮夏了。

晚上已经有了些凉意,偶尔吹过一丝风。华灯初上,路上的行人渐渐多了起来。我想起来,附近似乎有个夜市。

要不要去买点夜宵?我想了想自己已经三位数的体重,内心不断挣扎着,却还是一步一步走向了人潮涌动的地方。已经烤熟的肉串依旧躺在烧烤架上,吸引着过往行人,不少人被蛊惑着交了钱,换来了减不掉的赘肉。

“好香啊,刚吃过晚饭又饿了……”

我心里想着那个姑娘说出了我的心声,转过头,看见了一个戴口罩的橙发姑娘正在和边上的人聊天。

“要不买几串带回去?就当是夜宵了。”

橙发姑娘叹了一声,有些遗憾:“不行诶,过几天还要拍代言。”说着,拉着身边的人离开了。

夜市里的人来来往往,各有各的心思,也没人注意他们的谈话。而我却盯着橙发姑娘的背影想了好久,看上去像个神经病。

我想我可能真的是神经病吧,以苏沐橙现在的出名程度,她怎么还敢来人多的夜市?但我又觉得这是合情合理的。世邀赛结束已经十多天了,他们也应该从B市回来了。况且……

况且,他们也要去告诉苏沐秋的。

我想,我现在应该跑过去追上他们,拦住那个橙发姑娘,问她究竟是不是苏沐橙;或者我应该去一趟南山公墓,看看他们是否去扫过墓。

但我既不想因为一个猜测去打扰苏沐橙哥哥的长眠,也不想在确定是苏沐橙之后打乱她的安排和她叙旧,更不想让某个素不相识的姑娘在日记里记我一笔,“今天有人把我认成苏沐橙诶”。所以我只能站在原地,心中纠结着那个橙发姑娘的身份,却不敢做任何实际性的事。

我觉得我真怂,而且很怂的我还承认了这一点。

我又想:苏沐橙身边的那个人是谁?应该是叶修吧。因为据我玩荣耀的室友说,叶修和苏沐橙在嘉世时关系就不错。又或许是兴欣的队员?

我听着周围的人三三两两的聊着天,看着他们成双成对地从我身边走过,目睹不远处的小孩子因为妈妈不给他买零食而不愿意走。

突然刮起了一阵风,吹起了地上零散的落叶。而整个世界似乎都没发现起风了,仍旧按着原先的步调向前。

我觉得有点冷。

出门的时候应该加一件外套的。

迎面走来了几个十五六岁的少年,穿着看上去有些不良。他们的目标应该是店门前的游戏机,又或者是玩累了打算回家?

我想了想我出门的时间,估摸着现在还没到九点。

那应该是去打游戏了。

那我呢?我应该干什么?

我走向街边的奶茶店,要了一杯巧克力椰果奶茶。奶茶店的生意很好,店主忙里抽空跟我说“稍等”,又去机器前忙活了。我找了两分钟,终于找到了一个椅子坐下。无事可做,我便在脑海里反复回想着以前的事。

我想起我第一次去苏沐橙家,那时候她哥哥和叶修还没回来,苏沐橙教我怎么做菜;我想起假期里我陪着苏沐橙去网吧里面,给苏沐秋和叶修送午饭;我想起初三的时候,我强求苏沐橙和我上同一所高中,和她一起写作业,一起复习。

我想起我和苏沐橙是初中三年的同桌,想起我每年都会和她交换课外书作为庆祝生日。

我还想起我曾经也偶遇过他们。

一次是在初二的寒假。

那是H市几年来下得最大的一场雪,一觉醒来整个世界都变了。屋檐上的落白,树叶上的积雪和嬉戏的孩子,都是那天常见的景色。

我是在超市遇见了他们。叶修推着购物车,车里面装着许多年货,苏沐橙和苏沐秋正在货架旁挑东西。

苏沐秋长得和苏沐橙很像,笑起来都很明朗,让人感觉如沐春风。他那时候看着货架上了东西,拿起来了两件对比了好久又放了下去,似乎在犹豫要买什么,叶修是在看不下去了,推着车走了过去,两个人笑着说了几句,最后还是苏沐橙过来选定的。

另一次是在高一的清明节。

正是春暖花开的好时节,来墓园的人却并没有太多的好心情。

我很少陪着爸妈扫墓,或许是良心发现,在高一终于勉强空出了半天,陪他们去南山扫墓。我站在墓园旁的一个花店的角落里,等爸妈去买花,便看到了苏沐橙和叶修。

她最终还是没有和我去同一所高中,对外原因是怕自己考不上所以没报,实际上应该是觉得学费太贵,最后去了一所比较一般的学校。

这些事情,我相信她都没有和叶修谈起过。

他们没有注意到我,两人并肩而来,谁都没有说话。到了花店门口,叶修和苏沐橙低声说了一两句,便选好了花。

最后我看见他们依旧沉默着离开了花店,正是阳光灿烂的午后,金色的光辉温柔地撒了一地,照亮了他们来时的路。

可惜少了一个人。

最后还是店主打断了我的回忆:“您的巧克力椰果。”

我接过奶茶,走出店门。

外面的行人似乎少了许多,风吹过,只听见树叶的“沙沙”声。

要入秋了。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