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安夏

经常诈尸,频率不定

【伞修】那些年

1.原著向,第十赛季叶修退役后,结局究竟是什么大家心证 
2.里面的相片来源于动画,摆在苏沐橙房间里(不记得是第几集了) 
全文灵感来自于歌曲《那些年》,当然肯定有刷了无数次B站《年轮》的原因 
——————— 
第十赛季结束了,叶修决定退役。任凭无数叶粉在后面哭天喊地,他在一个清晨早早起来,告别了老板娘告别了沐橙告别了所有人,孤身一人准备回到B市。 
他也不知道他哪来的自信孤身一人。 
所以叶修很光荣的在这个他生活了十余年的城市迷路了。 
起先的原因是他想买份早餐,但又觉得不着急。毕竟这片街区,虽说他生活了许多年,但仍有一些角落是他不知道的。他突发奇想决定逛逛,探查一下H市隐藏的美食。 
然后他就迷路了。 
沿途的风景都千篇一律的相似,他漫不经心地走着,却逐渐发现了不同。 
他来过这儿。 
熟悉的路口,熟悉的树木,熟悉的地方,熟悉的阳光。 
有什么不愿意想起的东西破土而出。 
他终于想起来了,这里是离从前的嘉世网吧极近的小区,他和苏家兄妹住了三年的地方。 
曾有无数次午夜梦回,他都在看见这条路时猛然惊醒。 
记忆中的是少年的眉目。三年太短,记得的画面却太多:他被少年“捡”回家时少年无奈的神情;少年说“人生的路可是很长的”骄傲的样子;他们即将签约嘉世时的欢笑…… 
那么多两个人的回忆,最后却只剩下了他一人。 
毕竟,苏沐秋,再也不会有了。 
 
他从不曾刻意留下什么凭证,证明他们曾经一起过。但苏沐橙是留过的。 
他们有过同框的相片,是在签约嘉世前几个月,他们稍微富裕一些的时候在照相馆照的,背景是一栋古典建筑,反正他不认识。 
“坐好!腰挺直!头再抬起来一点!”苏沐秋拉着他坐好,强迫他微笑着看着镜头。 
让一个打游戏的懒散人坐得端端正正着实不易,他只觉得浑身上下都不舒服。 
“叶修,哥哥,来,笑一笑。”坐在他们前面的苏沐橙催促道。 
好好好,他笑还不行吗?叶修尽量让自己笑得自然一点,然而他整张脸都僵硬了,估计拍出来效果比哭还难看。 
摄影师举着相机:“三,二,一——” 
闪光灯突然亮起,相片瞬间定格。 
苏沐秋和苏沐橙像约好了一样跑去看成品,而他打了个哈欠,站起来走向外面。 
然后被苏沐秋拉住一起看。 
相片没有他想象的那么糟。小姑娘坐在两个哥哥前面,笑得很开心;苏沐秋也笑着看向镜头;而他由于被苏沐秋命令抬头挺胸的缘故,照片上的人竟然有了几分精神。 
这张照片一直摆在他们的家里,被苏沐橙称为“全家福”。只可惜这张照片并没有放多久,在他进入嘉世之后就被苏沐橙收起来了。 
那时的他自然也不想再看见。 
 
叶修认为自己其实并不值得被学习。回顾他的前半生,就是一部活生生的“网瘾少年离家出走十年不归”的教科书,如果广大青少年真要向他学,估计他们的家长要被气死。 
但他并不后悔,他觉得自己过的还不错。 
至少他还遇到了苏沐秋。 
他们之间没有表白,这或许就是两个未成年想要谈恋爱的痛苦。 
他也无法揣测苏沐秋的心理活动,只是知道那个盛夏的下午,苏沐秋出门前,他问苏沐秋去干什么。 
“去拿东西啊。”苏沐秋笑眯眯地说。 
他非常惊讶:“今天改善伙食?” 
“嗯……可以这么说。” 
“你买了什么?”他尽管不介意吃泡面,但对于改善伙食还是挺在意的。 
“回来你就知道了。不要说出去,晚上再告诉沐橙。” 
显得神神秘秘的。 
当晚苏沐秋并没有兑现诺言,接到医院的电话的时候叶修脑中一片空白。去医院,签字,通知苏沐橙……等到真的站在了手术室外面,他才回过神来。 
他到现在,好像连水都没来得及喝一口? 
说好的改善伙食,结果让他连伙食都没有了。 
“手术中”的灯灭了,戴口罩的医生走出来。 
“医生,他怎么样了?” 
医生摇了摇头,声音很低:“很遗憾,病人由于伤势过重,已经……请节哀。” 
苏沐橙哭的很凄惨,这一切对于一个一直被哥哥捧在手心上的小姑娘来说毕竟太过残忍。叶修想不出话来安慰她,语言在这种时候总是显得太过苍白。最终他只是等到苏沐橙哭累了,递给她一张纸巾。 
叶修抬头,白炽灯的灯光有些刺目。 
医院走廊上来来往往的人或悲伤或漠然,来去匆匆不知去向何方。每天都有无数生离死别在这里上演,只是他在此之前从未想过,自己也会经历。 
 
之后的时间就像按了快进一样,又或是因为主人不愿意再记起,变得模糊。叶修带着苏沐橙搬进了嘉世,小小的姑娘一瞬间长大了,用平静的语气跟他说,她想辍学。 
叶修用他最认真的态度对她说:“沐橙,你哥哥最大的愿望就是希望你过得好。”要是真让你辍学了,沐秋会骂死他的。 
“可是……”苏沐橙的眼眶瞬间红了,看样子就快要哭出来。 
叶修叹了一声,像以前安慰叶秋一样摸摸她的头:“不用担心,沐秋不在了,还有我啊。沐橙,相信我一次,好吗?” 
苏沐橙咬着嘴唇,最后点头。 
她知道叶修的压力有多大。 
火化,埋葬,签约,熟悉队员……仅仅是买墓地便几乎用尽了他们小小的家几乎全部的积蓄,高中又不是义务教育,她不知道这笔钱要从哪里来。 
活着,有时真的很艰难。 
苏沐橙曾不止一次看见叶修发呆。有时候是看着相片,有时候是看着签约的合同,有时候仅仅是看着房间里的另一台电脑。 
每一次操作键盘的时候,他都觉得,苏沐秋还活着,就在他身边,用另一台电脑和他并肩。 
整间屋子都是苏沐秋的痕迹,极容易让他产生一些不该有的幻想。 
然而搬到嘉世就好了吗?苏沐橙不知道,叶修也不知道。 
忙碌不能减淡悲伤,但能掩盖悲伤。起码当他再想到苏沐秋的时候,尽管会沉默,但不再有像以前一样的死寂。只是在举起冠军奖杯的时候,看着刺目的闪光灯,发现身边再也没有那个人,心里有些莫名的伤感而已。 
 
第四赛季的时候沐橙成年了,这次她拒绝了叶修的建议,坚持要进入联盟。 
拿着苏沐秋永远不可能再用的沐雨橙风出道。 
苏沐橙用沐雨橙风打的第一场比赛还不错,叶修知道苏沐橙已经倾尽全力。 
那天晚上叶修回到宿舍,鬼使神差的翻出了那张“君莫笑”。手指摩挲着账号卡上的“荣耀”二字,想着苏沐秋再也无法触及的荣耀。 
“沐橙今天的比赛打的很好,只是她哪怕拼尽全力,终究没有你的天赋。不过你放心,沐橙会慢慢成长的,长成一个能承担起没有你我的未来的姑娘。”叶修看着账号卡,像是自言自语。 
他总觉得苏沐秋听得到。 
君莫笑是他们的心血,即使不用了,被压在一叠账号卡下面,总还是一直惦记的。所以第七赛季冬休期他离开嘉世的时候,顺手把君莫笑也给带上了。 
再次看到千机伞的时候,他才惊觉时间原来已经过了这么久。这把伞寄托了太多,每一次升级都让人紧张。但苏沐秋是何等人物?即使心里紧张的要死,点鼠标的手也一样不会抖一下。即使荣耀等级上限更新,也能在低落之后对他说“只不过是从头再来罢了”。 
对啊,只不过是从头再来罢了。 
他带着千机伞重返了赛场,重新拿起了冠军奖杯。 
“看见没,这是哥的第四个冠军。” 
“奖杯是战队的,不能拿给你,但冠军戒指还是能给你的。” 
“沐橙过的很好,下个赛季就是兴欣的队长了。哥不是说过吗,沐橙能肩负起没有我们的未来。” 
“三十七场连胜,我一开始就有留下一场,算是给你一个超越的机会。” 
 
苏沐橙前几年喜欢听歌,偶尔也会给他推荐几首,而叶修也很给面子的听了。不过两人都心知肚明:像叶修这种主业荣耀业余生活还是荣耀的宅男,让他听情歌实在太为难他了。 
但显然,听过和没听过毕竟是不同的。叶修离开的时候,迎面撞上了一个人。 
“啊,真是不好意思。” 
应该是早起晨跑的人吧,要不然手机里怎么会放着歌呢。 
“那天晚上满天星星,平行时空下的约定。” 
“再一次相遇,我会紧紧抱着你。” 
“紧紧抱着你。”

评论(2)

热度(22)